• 返回: 大道诛天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小师叔

    :, ????先生摇了摇头。

    ????然后在所有人注视之下,微微开口道:“他不会是我的弟子!”

    ????屠夫闻言眼前一亮:“老师,弟子知道,余寒这小子之前与你是旧识,我们都清楚老师是念旧之人,这样,既然老师不方便,就由弟子代为管教吧!”

    ????“二师兄,你要收余寒为弟子?”农夫咧嘴道。

    ????屠夫大义凛然的点了点头。

    ????屠夫的弟子,尽管不是书院内院的直系弟子,但是如果放在外面,绝对是很多人都挤破脑袋想要当的。

    ????先生笑而不语,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一直像是昏迷过去的樵夫忽然扬起手,一巴掌将屠夫掀翻了出去。

    ????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朝向先生说道:“先生,还是我来吧,余寒这小子……可教啊!”

    ????丁进和许飞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当然希望余寒能够留在后院,可是先生之前说不会收他为弟子,以他们的感情,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如果樵夫和屠夫能够收他为弟子,也是最好的结果。

    ????所以两人的目光都带着几分期盼。

    ????余寒看着龇牙咧嘴站起来,目露凶光的屠夫,以及那个醉醺醺的樵夫,心里忍不住一阵恶寒,急忙挥手道:“不……不用那么麻烦了!”

    ????赵子龙则是目光闪烁,也在这个时候出手:“老师,弟子曾与余寒交情甚好,即便他无法成为书院弟子,也请老师允许他留下来多呆一些时日!”

    ????屠夫闻言急忙点头,也不理会脸上鲜红的五根手印:“六师弟说的对呀!”

    ????先生微笑着看向了几名弟子,挥手道:“子龙啊,你的进步是几位师兄里面最快的,你这两位师弟,身上都背负着大气运,就交给你了!”

    ????“他们的资质都不俗,一定要将他们尽快培养起来才是!”

    ????丁进和许飞同时跪倒下来:“先生,如今余寒已经被大夏皇朝盯上了,而且妖族也对他虎视眈眈,一旦离开此地,恐怕根本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还请老师网开一面,允许他在此地逗留!”

    ????先生叹了口气:“书院独立于各方势力之外,我们从不参与到外面的争斗,却也始终都处在这个局中,这里固然能够庇护他!”

    ????“可是将来呢?书院不可能护得住他一辈子,自己的未来,还是需要自己来把握的!”

    ????余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外面虽然很多人都想要了自己的性命。

    ????可是以自己的手段,想要在无数的敌人当中生存下来,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他挥手道:“丁进、许飞,你们两个也不用多说了,先生说的一直都对,你们留下来,好好修炼,以你们暴露出来的东西,要比我危险得多,得尽快成长起来,你们放心,我这条命,他们还拿不走!”

    ????丁进和许飞虽然心中不舍,可余寒既然已经开口,他们也无法反驳。

    ????赵子龙想要说些什么,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书生则是目光闪烁,他是原书院内院六名弟子当中最为聪慧的,也是最为了解先生的。

    ????他总觉得,先生还有其他的话要说,所以一直都没有开口。

    ????更夫却是没有想那么多,直接开口道:“老师,余寒是弟子的知音,不如让我下山,也顺便保护他一段时间也好!”

    ????先生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转头看向余寒:“看来你的人缘着实不错!”

    ????余寒则是苦笑道:“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先生哈哈大笑:“能够有这份心就好了,而且我也没有想过就这么想要把他送出去,也不知道你们都在求得哪门子的情?”

    ????“可是老师刚刚你明明说,不能让他一直都待在这里的?”赵子龙疑惑道。

    ????先生摇头道:“可我没有说什么时候啊!”

    ????赵子龙闻言不禁一阵语塞。

    ????书生躬身行礼,温声道:“老师有什么叮嘱,就一并告知弟子吧,大家猜来猜去,也都没有什么意义!”

    ????先生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朝向余寒说道:“把你的剑给他们看!”

    ????余寒先是一怔,随即方才反应过来,抽出背后的平城剑,随手丢出。

    ????剑芒冷冽,在半空中悬浮,释放着一道道锋锐而又璀璨的光芒,这是平城剑本体自动释放出来的气息,因为感受到了余寒的意志。

    ????眼见着这幅场景,书院六位弟子忍不住面面相觑,连樵夫都清醒了过来。

    ????除了脸色还有一些红晕之外,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他转头看向了屠夫。

    ????所有弟子中,他们两个是入门最早的,当然也看到过这把剑。

    ????当然,还有那把曾经用过这把剑的人。

    ????两人当即先一步跪倒了下去。

    ????书生等四人,也都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个传说,之前还有一些犹豫,可是见到大师兄和二师兄同时跪倒下去,他们也纷纷跪了下去。

    ????“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何不会收他为弟子了吗?”他问道。

    ????“弟子知道!”六人同时应声道。

    ????只有丁进、许飞和余寒三个人不明所以,纷纷将目光看向了先生,等待着他的解释。

    ????“因为他是我的师弟,也是你们的……小师叔!”

    ????“小师叔?”丁进和许飞一个趔趄,险些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可思议的看着先生。

    ????然后又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余寒摊开双手,一脸的苦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像是先生这样的人物,也有老师吗?那该会是何等可怕而又恐怖的人物?”

    ????丁进和许飞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先生继续说道:“我没有老师,却曾经有一个师弟,然而后来,我称呼他为——师叔!”

    ????“余寒是他的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弟,从今以后,你们便称呼他为小师叔吧!”

    ????说完,他朝着余寒挥了挥手:“余寒,你随我过来一趟!”

    ????这个小师叔,让余寒一脸的茫然,听到先生的话,这才收起了平城剑,跟着他走了过去。

    ????“完了完了!”屠夫忍不住嘟囔道:“怎么一开始就把小师叔给惹了?老师真是坑人,之前让我带着

    ????小师叔过来,却也不说他的身份,这可怎样才好?”

    ????樵夫则是吧嗒吧嗒嘴道:“小师叔竟然还送我酒了!”

    ????更夫更是看着余寒和先生的背影,喃喃道:“小师叔,竟然是我的知音!”

    ????先生的这座草庐后面,别有洞天,那是一片巨大而又深邃的山崖,下面一片漆黑。

    ????对面也是万丈高峰,看起来十分巍峨。

    ????先生就站立在了断崖旁边,没有回头,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余寒走到了他的身边,道:“这还真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答案呀!”

    ????先生这才指着下面的那个断崖道:“这断崖,就是当初你的师父,用剑批出来的!”

    ????看着眼前那深不可测的断崖,余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先生所说的应该就是平城剑的主人,那个从未见面的人,当初自己如果不是得到了他的传承,也不可能一路走到现在。

    ????所以他没有开口,除了父亲和母亲的消息之外,这也是他搞不懂的事情。

    ????先生继续说道:“那是当年,灭世大劫的时候,人族凌乱,高手纷纷被杀,使得到处都是一片惶恐,没有人敢露头,全部都隐藏了起来!”

    ????“然而就在那个时候,有一名背着长剑的少年,走入了人们的视野。”

    ????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只是知道,那一次灭世大劫,要覆灭人族的无数高手。

    ????然而这个黑衣少年,他一人一剑,却在灭杀这这片大劫。

    ????后来,我找到了他,想让他跟我一同回到书院。

    ????他当时问我,师承何门何派,门下能否容得下他。

    ????我告诉他,这片天都是我的书院,我师从这片天地,修行的却是自我。

    ????然后,我们两个打了一场,我比他略微胜出了半招。

    ????余寒脸色越来越急促,那个黑衣少年以一人一剑,破开灭世大劫的天地大道。

    ????先生能够胜过他半招,可见先生的可怕实力。

    ????先生继续说道:“后来,他跟我回了书院,成了我的师弟!”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顿了顿,这才继续说了下去:“我们两个相互印证,修为都有大幅度的提升。”

    ????“我以为,我可以修炼到天地无束的境地,便已经超过了他。”

    ????“可是没想到,他的实力,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将我甩在了身后!”

    ????先生掌心出现了一坛酒,翻手狠狠灌了一口。

    ????后来,灭世大劫要做最后的挣扎,他与我争了许久,终于还是走了。

    ????临走的时候,我告诉他,如果能够做到,我便喊他为师叔。

    ????“后来呢?”余寒问道。

    ????先生笑了笑,看向了他:“后来,我喊了你师弟!”

    ????“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余寒小心的问道。

    ????他知道灭世大劫,据说是天地曾经降临下来的毁灭。

    ????但是却被先生和那个黑衣少年阻拦。

    ????先生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

    ????“他一剑斩破了灭世天劫,同时,也斩破了天!”

    ????

    本站域名变为??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