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长宁帝军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满地死尸满地骄傲

    :, ????壕沟里的火焰烧起来人就变得那么渺小,一条一条生命在火焰之中做着最后的起舞,哀嚎声在火中此起彼伏,隐隐约约的竟然错觉有各种扭曲的灵魂在火焰中不停变换着形状。

    ????站在楼车上的沈冷看着眼前这一幕却并没有如他手下的士兵们一样欢呼,但他也没觉得罪过,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还会矫情于生命可贵的少年,战争,从来都是如此。

    ????他没有欢呼也没有悲悯,悲悯敌人的代价有多大他很清楚。

    ????他只是很平静。

    ????焦臭的味道开始四散,火焰的温度逼的宁军都不得不往后退了些,那味道钻进人的鼻子里让人无法适应,这种味道也许将会在很多人的鼻子里存在很久很久,每每想起来,这味道就会不由自主的冒出来,像是那些被烧死的人最后的诅咒。

    ????也是最无力的诅咒。

    ????弱小的人才将复仇的希望寄托在诅咒上。

    ????宁军站在远处看着那大火一直在燃烧,焦臭的味道一直都在散发,隔着重重火幕,依稀能看到远处安息人脸上的恐惧和绝望,也许那也只是错觉。

    ????弃聂嘁坐在马背上看着熊熊大火,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子都在发颤,抑制不住的发颤,火中被烧死的是安息最精锐的战士,他们曾经屠戮无数个地方,现在他们正在被屠戮。

    ????西域人笃信禅宗,弃聂嘁也听闻过报应这样的说法,他不以为然,然而这一刻他却想到了这个词。

    ????大火一直持续烧了很久,当火逐渐熄灭之后壕沟里还在不停的冒着黑烟,烟气将方圆很大一片范围笼罩,但是烟气之中肯定没有人升上天国的灵魂。

    ????“吹角!”

    ????就在这时候沈冷的军令声响起。

    ????呜!

    ????号角声从他身边飘荡出去。

    ????“大宁战兵!”

    ????“杀!”

    ????戊字营将军罗可狄一声令下,他早就已经在等着了,随着他的嘶吼,大宁战兵整齐的往前压了出去,脚步声犹如闷雷卷地而来,地面都在这雷声面前颤栗。

    ????身穿黑sè战甲的大宁士兵们穿过了黑sè的烟气,他们就好像是黑sè烟气所化的恶魔,在呼啸而出的那一刻,安息人脸上的绝望和恐惧更重。

    ????噗的一声,罗可狄一刀将面前的安息人劈死,刀子斜着从脖子砍进去,安息的头颅连着半边肩膀一条胳膊落在地上,血在那一瞬间喷涌出来还在散发着温度,以至于看起来空间稍稍有些扭曲。

    ????这是大宁战兵第一次和安息人大规模的正面交锋,为了迎接这必然会到来的一战沈冷准备了好几年,他了解安息人,就算这一战没有发生在吐蕃,将来也必然会发生在大宁,与其让战争牵连到大宁百姓,不如让战争远离百姓。

    ????为了应对安息人的打法沈冷几乎想到了所有的可能,这个天下,能和大宁战兵正面硬战的人除了黑武之外也就是安息人了,所以沈冷怎么可能会掉以轻心。

    ????罗可狄还是善用他的横刀,可他带着的大宁士兵没有用长刀,用的是造价低廉但是对付安息人手里的弯刀更为有效的长枪,白蜡杆的长枪简直就是短兵器的噩梦,相对于沉重的槊来说,长枪制造简单造价连

    ????一杆长槊的十分之一都没有,大规模的装备军队极为容易,而且这种白蜡木任性很强,不容易折断。

    ????安息人的近身格斗术很凶,他们是在一次一次的争战之中总结出来的打法,可是沈冷就没打算让大宁战兵和他们用刀子对砍以命换命。

    ????长枪不断的往前捅,只是往前捅,安息人的弯刀劈砍下来砍到的不是人全都是枪杆,密密麻麻的枪杆。

    ????那场面让人看了头皮发麻,长枪不停的往前戳,机械一样的动作,不管刺进敌人身体的什么位置,刺,收,刺,收,再刺,再收。

    ????这样的动作看起来粗暴到了极致,可是却将安息人最后的一丝勇气被彻底击碎。

    ????一个年轻的安息士兵红着眼睛劈砍,然后觉得自己心口上凉了一下,是凉而不是痛,他下意识的低头,然后就看到有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的心口,紧跟着血从那洞里涌出来,他脑子里嗡的一声,天地之间好像瞬间就变成了单一的白sè,哪怕是那些宁军士兵身上的战甲都变成了白sè,天是白sè的,地是白sè的,血也是白sè的。

    ????当sè彩回到他的脑海里,他的身上已经被洞穿了第二个伤口,这一枪刺进了他的小腹,枪尖在他小腹里抽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什么东西,也不知道是一截肠子还是别的什么,黏糊糊的血液顺着枪杆往下滴,那红缨已经被血黏在一起。

    ????战场上都是这样的声音,铁器刺裂皮甲的声音,刺裂人肉的声音,刺裂生命的声音。

    ????一个安息人被刺中之后倒在地上,疯了一样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奈何他的弯刀根本无法触及敌人,然后他就看到一根枪杆狠狠的砸了下来,啪的一声砸在他的脸上,那枪杆就是棍,砸的他立刻就懵了,往前压的大宁战兵一步一步逼退安息人,地上躺着的伤者来不及站起来就被三杆长枪在身上连续戳了好几次。

    ????“退兵!”

    ????弃聂嘁的眼睛血红血红的,他知道自己再一次败了。

    ????随着退兵的号角声响起,后队的安息人先走,前边的人想撤却已经来不及,宁人好像恶魔一样死死的黏在他们身后,他们不转身倒退着是死,转身死的更快。

    ????“换刀!”

    ????罗可狄一声令下。

    ????大宁战兵将手里的长枪往前掷了出去,一片密密麻麻的长枪落在安息人的队伍里,从上面往下看,落下的长枪就好像落在湖面上的雨滴,倒下去的人就是湖面上被雨滴砸出来的涟漪,一圈一圈,一圈套着一圈,长枪掷出去后大宁战兵将背后斜挂着的黑线刀抽了出来,双手握刀,紧紧的跟在安息人屁股后边劈砍。

    ????面对面的厮杀安息人都没有打得过,将背后交给敌人的下场也就再清楚不过。

    ????大宁战兵就这样不断的往前挤压,驱赶着安息人的败兵冲击他们的后队,所以安息人的阵列越来越乱,越乱对宁军越有利,能听到安息人的将领们疯狂的下达军令,嘶吼声在安息人的队伍里此起彼伏,可是队伍被挤压成这样已经根本不可能迅速恢复建制,越跑越散,越跑越慌。

    ????对于大宁战兵来说这是最爽的打法。

    ????罗可狄嘴角的狞笑都带着血。

    ????卷珠帘。

    ????大宁的军队就好

    ????像那双把珠帘卷起来的手,而安息人就是珠帘。

    ????追杀出去的大宁战兵已经杀红了眼睛,他们面前都是敌人的后背,他们的横刀只需要不停的落下就能把人不停的砍杀,战场上的大地开始变得泥泞起来,没有真的雨水落下,那是血水。

    ????战靴踩在地上的时候,被血浸透的泥土挤向一边,散发着生命消逝的味道。

    ????刀,组成了刀幕。

    ????血,变成了瀑布。

    ????安息人疯狂的后撤,大宁战兵疯狂的追杀。

    ????战场开始往西边蔓延,前边的安息人跑的越来越快,后边的安息人不断的倒下,一个安息人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错觉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身穿战甲青面獠牙的妖魔在屠杀,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和之前他们安息人追杀别国士兵的时候那些被追杀者脸上的表情一模一样。

    ????罗可狄带着戊字营战兵一口气追杀出去十里,这十里范围内处处见血,刚刚接触的那地方尸体最密集已经铺满了大地,越往西尸体越散乱。

    ????弃聂嘁肩膀都在不停的颤抖着,他坐在马背上回望战场,那些大宁战兵犹如嗜血的魔鬼一样在割人头。

    ????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掉进了万年不化的冰窟里一样,浑身冰冷。

    ????这是一场大胜,至少杀安息人三万余,而大宁战兵这边的损失并没有多大,这样精心准备后的大胜似乎来的没有任何意外,这是大自然最公平的规律之一,准备更充分的人永远比没有准备的人更容易成功。

    ????安息人退走了,在大宁营地外边丢下的尸体是他们再也捡不起来的骄傲。

    ????吐蕃王庭。

    ????伽洛克略看着跪在自己面前颤抖着的弃聂嘁,他的脸sè很白,他很愤怒。

    ????“不是你的错,是朕的错。”

    ????伽洛克略伸手把弃聂嘁扶起来:“朕就不该派你去,朕明知道你不是沈冷的对手还是让你去了,所以这一战打败了最大的责任在朕,朕只是以为,你没有那么愚蠢。”

    ????他把弃聂嘁扶起来,看着弃聂嘁的眼睛:“你的无能葬送了朕三万多精锐战士,你就像个白痴一样顺着沈冷的安排一步一步走进去,朕原谅过你很多次,但有些错朕不能原谅。”

    ????伽洛克略摆手:“朕有错,你有错。”

    ????随着他一摆手,两个亲卫大步过来将弃聂嘁架了起来往外拖。

    ????“朕的错,没有人可以惩罚,你的错,朕必须惩罚。”

    ????弃聂嘁的哀嚎声在大殿外边炸起,然后戛然而止。

    ????不多时,亲卫拎着弃聂嘁的人头走进来,俯身一拜。

    ????“给左贤王送过去,告诉他,朕让他去打宁人,他儿子朕替他管教了,他若是也让朕失望的话,朕也会把他的人头砍下来。”

    ????“是!”

    ????亲卫拎着人头转身出去,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外。

    ????安息国左贤王雷塔是伽洛克略手下最被看重的大将之一,历次征战雷塔都有赫赫战功,所以伽洛克略才会重用他的儿子,只是伽洛克略没有想到弃聂嘁居然会输的这么惨。

    ????雷塔手下有八万左卫军,伽洛克略希望雷塔能自己去洗刷耻辱。

    ????

    本站域名变为??www.bxwx666.org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